人民币本週以来走势强劲,非美货币中一枝独秀

上证报报导,全球央行超级周来袭,其他非美货币均表现平平,唯独人民币强势上涨,本週以来(至昨(2)日为

2020-06-16Q轻生活

191浏览

哥哥结婚那晚,让我把嫂子抱回了房……


我有个哥哥,比我大四岁,天生就带着痴傻的劲,说的难听点,就是个二傻子,但我爸妈特宠他,而我,脑瓜子活,却备受冷落,从小到大,无论穿的还是用的,我都是捡哥哥剩下的,这让我心里很不平衡。听村里人传,我哥是我爸妈亲生的,我,只不过是他们从外地捡来的。

09年夏天,我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这是天大的喜讯,我灰暗的心亮出了一个希望的口子,但紧接而来的却是晴天霹雳,我父母说没有供我上大学的钱,让我死了这条心,我怎幺求他们都没用,只得含着泪认命。

没过几天,我家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她的皮肤很白,五官精緻,特有气质,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女孩,第一眼见到她,我的心就噗噗跳个不停,山沟里长大的我,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这幺漂亮的女孩。

后来,我才知道,她叫小玥,是我爸花光全部积蓄买来给我哥做媳妇的,听说,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哥哥结婚那晚,让我把嫂子抱回了房……

原来,我爸说没钱供我读大学,是把钱都用在我哥娶媳妇了,以前无论我爸妈怎幺偏心我都能忍,但读大学是唯一改变我命运的机会,他们却残忍的把这机会给剥夺了,我不甘心,我痛恨老天的不公平。那晚,我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夜,感觉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经过短暂的相处,我发现,小玥是个特安静的女孩。估计是被人贩子洗过脑,她没跟其他买来的媳妇那样大吵大闹试图逃跑,不过,她的安静似乎有点过了,从不说话,从不出房门,就像个木偶一样,成天面无表情,家里人都觉得她是受刺激过度,变傻了,只有我能从她眼神中读出,她是正常人。

很快就到了农曆的七月初七,我傻哥哥大婚的日子,这天,我家充满了喜庆热闹的氛围,村里大部分人几乎都过来喝喜酒了,连一些地痞流氓也来凑热闹,他们甚至叫我哥入完洞房把媳妇借给他们玩玩,我哥竟然就傻呵呵的答应了,这些话落入我的耳中,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憋着气不由的端起了酒杯,那是我第一次喝酒!

喝的正有点晕,我哥突然醉醺醺跑到我身边,让我先把他媳妇抱回洞房,他还要继续喝酒,我偏过头,看向了人群中的小玥。

这一刻的小玥特别的美,红晕染上了她白嫩的脸颊让她看起来更有女人味,只是,她的表情是那样的不悦,一群小年轻正给她灌酒,有的还藉机揩油,看到小玥那无助的眼神,我心不由的一紧。我二话不说,站起身冲过去一把抱起她就往新房跑,这是我第一次碰女人,感觉全身的热血都上涌了,闻着她身上散出的女人青春的气息,看着她完美无瑕的脸,我越发的不淡定了。

来到洞房,我把小玥轻轻放在了红色的喜床上,想着转身离开,但我根本挪不动步子,外面很吵,新房却很静,静的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借着酒精的作用,我的脑海里浮出了许许多多的画面,想到爸妈的不公平,我很不甘,想到我哥马上就要和这幺漂亮的媳妇入洞房,我很不爽,一系列的偏激想法不停的涌上心头,我甚至有了先得到小玥的心思。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突然就扑到了床上,扑在了小玥的身上...

哥哥结婚那晚,让我把嫂子抱回了房……

我很狂躁,一上去就吻住了她的嘴,这是我的初吻,很生涩,嘴和嘴的碰撞摩擦让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完全乱了,理智全无,正当我想着进一步动作时,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给推开了,我猝不及防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而此时,小玥已经站在床头,拿着一把剪刀狠狠对準了自己的脖子,她的眼眶里满是泪,眼神儘是失望。

静静的对峙了几秒,小玥艰难的张了张她颤抖的唇:「葛天,我原以为你读过书,会跟他们不一样,没想到你也是个变态,禽兽,你要是再敢动我一下,我立刻死给你看!」说着,她拿剪刀的手一使劲,脖子都渗出了血来...

瘫软的我脑袋突然就炸开了,原来,小玥不是哑巴,原来,她一直在隐忍,而我,竟然无耻的做出了禽兽事,面对愤恨的小玥,我不知道怎幺反驳,支支吾吾半天,我才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小玥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了下来,她痛苦而决绝的对我喊道:「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带我离开这里,否则,我立刻死在这里,我宁愿死,也不会如你们家的愿,我不可能跟一个傻子过日子!」看着她白嫩的脖子上渗出的鲜红的血,我的心刺刺的痛,我很慌,很怕,我紧张的张着口,重複着不要。

小玥是个聪明的女孩,她看出了我的动摇,她开始求我,诉说她心里的苦,说了很多,还说只要我放她回去,她家里会给我钱,她的这些话好像準备了很久,好像她早就準备说服我了,而我,其实没有很认真的听她全部的话,我只是感觉到了她的痛,她的难,感觉她和我有着同病相怜的苦楚。

我依旧坐在地上,但我的眼神却开始慢慢变得坚定了,许久,我才抬起眼,深深的看着小玥,一字一句道:「好,我带你走!」

当晚,趁爸妈他们都还在外面招待客人,我拿好手电筒,带着小玥从后门悄悄的离开了。

哥哥结婚那晚,让我把嫂子抱回了房……

一路上,小玥还是一只手拿着剪刀警惕着我,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走到了崎岖无人的山路上,她才放鬆了对我的警惕。我们村在非常偏的大山之中,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出路,尤其是晚上,就连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本村人,走的也很艰难,夜路非常崎岖,荆刺满地。

走了几个小时,我们才终于走出了山路,来到了大路上,因为怕后面会有人追来,所以即使到了大路,我们依旧不敢怠慢,依旧不停的往前走,直到天色开始微微亮,我们才终于看到了希望,路的尽头一辆大巴正朝我们驶来,已经疲惫不堪的小玥看到大巴,眼神立即就亮了,她想都没想,很快蹦到了大路的中央,对着前面的车用力的挥舞着双手,那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不知道为什幺,我却高兴不起来,只是轻声对着雀跃的她淡淡道:「车来了,你坐着它可以进城,城里的路我不认识,你自己回家吧,我先回去了!」说完,我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瞬,泪花子从我的眼里闪了出来。

刚走两步,我身后就传来了小玥清脆的声音:「葛天,你不跟我一起走吗?你就这幺回家,你爸妈一定会打死你的!」

我顿住脚,回头看着她,道:「不了,这里是我的家,我不能离开!」

小玥的脸色在微光下显得很憔悴,她的眼神里有感激,更多的是凝重,她很认真的看着我说:「可是,我答应给你钱,你不跟我走,我怎幺叫我爸把钱给你!」

听到这,我笑了,眼里的泪花都笑落了下来,我猛然加大音量,对着她低吼道:「听着,我放你走,不是为了钱,我不图你什幺。我是我家唯一念过书的人,我懂法,我知道买卖妇女是违法的,我放你走只是不想他们一错再错,如果你有心报这份恩情,我只求你,别报警!」说完,我再次转身离开,没有回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