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ch LaVine将会为主教练Jim Boylen支付罚

在昨天上演的常规赛,其中一场为公牛作客快艇,最终公牛以121:128不敌快艇。而比赛中,发生了非常罕

2020-05-24Q轻生活

346浏览

纵横美中的创投童士豪:当VC请大气一点,不要对估值斤斤计较!


纵横美中的创投童士豪:当VC请大气一点,不要对估值斤斤计较!

相信不少新创公司都怀抱着「独角兽」梦,但到底该怎幺实践呢?今天 台湾紫牛创业协会 就请到了曾连续 4 年入选 Forbes 全球最佳创投人榜,今年甚至在中国区排行第二,目前为 GGV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的童士豪跟台湾听众分享。童士豪的战果可谓相当丰硕,除了是小米最初投资人之一以外,像是 Airbnb、Slack、Flipboard 也都是他的投资代表作。

如果要用简单一句话形容今天的演讲与童士豪的哲学,那就是「经验、历练,再历练」。

他自己就出身台湾,并且在美国、中国与其他国家都有非常丰富的工作、留学经验。在 1995 年一开始工作的时候,觉得当时台湾产业链还跟硅谷紧密联繫,但在 97 年去中国后,就察觉到当地具有巨大的变动能量;也因为自己创过业并失败,了解到创业是非常辛苦、孤独的一件事,并让他开启了踏向成为创投之路,可以用贴近创业者的角度跟他们互动。

也因如此, 他的创投哲学就是仔仔细细的用创业者经历,去评断一个投资案 。曾有媒体以「雷军背后的男人」形容他当时慧眼独具投资小米,但童士豪表示,除了看到中国有巨大的中高阶手机市场需求以外,他也仔细审视了雷军的经历。如果雷军没做过金山防毒、游戏、电商的经历,童士豪认为雷军不可能做出小米;而且他已深知,雷军在準备做小米之前,已经对世界上 50 几家智慧型手机的产品了解一清二楚。甚至如果当时有是另一个人用相同计画,却没相应经历的话,童士豪也不会投资他。

纵横美中的创投童士豪:当VC请大气一点,不要对估值斤斤计较!
童士豪入行时曾想过「Forbes VC 榜单上全是白人,哪一天华人也能登上这个榜单呢?」现在,他亲自达阵了。

而且他口中的经验与历练,并不是只限于工作方面;他以近年投的「社群+电商」小红书为例,当时事实上,他手中另外有近十个跨境电商案子在评估,但最后看上小红书,其创办人毛文超并没有创业经验,也不懂电商,而看重他特别的人生履历。童士豪说毛文超是「土鳖变海龟」的典範,在上大学之前是没出过武汉的孩子,但上大学后在短短四年后却去过了很多国家与城市,现在别人看他已经是个高富帅,完全想像不出来他原本是土鳖。

这代表什幺?童士豪表示现在中国市场成长速度放缓趋于成熟,整个市场有一亿五千万的人正追求更好生活的品质,年轻一代也都有「屌丝变高富帅」的潜在心理,而他正是看好毛文超就是最好的案例,他一定懂社交与年轻人心理,知道怎幺打动这些人。这也正是他最终选择上小红书的原因,并主动协助他,帮他找电商适合的人才与资源。

GGV 的「非主流」创投思维

同样的逻辑也套用在他现在所属的 GGV 纪源资本,这间成立于 2000 年的美国创投现在专注在「带外国进来,带中国出海」的双向领域上。最近就有一个案例,很恰当表现出 GGV 的「非主流」思维。Wish 是间美国电商,简单来说,就是主打全球草根市场贩售中低价产品。

童士豪说 GGV 当初决定投资 Wish 只问了五个问题:1. 平台卖的是有品牌还是没品牌的商品?2. 没品牌产品来自哪里?3. 在美国是哪些人买你的产品?4. 美国销售额佔全部多少?5. 在中国有多少员工?他表示问这些问题的结果,相信很多美国同业都不会投。但他们想,Wish 想主攻的美国中南部和西部红脖子市场,是不是能套用中国的屌丝市场经验呢?事实上 Wish 就用中低价的中国商品,成功在 GGV 投资 18 个月后,就把 SKU 规模从十几万提升到约三千万,证明了 GGV 的想法。

同时具有美国、中国两个世界最大网路市场经验,却又能把各自独特的生态系有效串联,正是 GGV 跟其他同业相比最独特的武器 。

中国互联网的四大趋势

从一个创投的角度来看,他认为中国互联网未来十年内会有四大趋势: 国际化、农村化、企业即服务与工业升级 。

当然他认为自己最适合的部分是国际化,童士豪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已全面被 BAT 把持,竞争也已十分激烈、饱和;那些使用者原本活跃在中国一二线城市的网路业如果还想快速成长达到独角兽规模,就必须开始放眼全球,出海远征。不过特别懂农村经济,了解四五线城市现况并肯捲袖子在地化的创业家,也很适合农村化这条路,特别是在中国城市与农村贫富差距越差越大的现况,民间也必须有新型态服务出现,去相对应减缓贫富差距的压力。

企业即服务工业升级则是中国的人口红利已正式结束,而且前面有提到中国已经许多人致力追求更好生活品质,这种服务精緻化,以及工业自动化的需求会同时大量出现。

除了全球化,创业公司还要有哪些条件才能当独角兽?

前面有提到在评估一个投资案的时候,童士豪非常、非常重视创办人或 CEO 的经历与历练,甚至认为是最关键的因素;但一个好的 CEO 除了历练,还必须具备四项要素。

  1. 选对方向,白话一点就是创业者必须跟对「风口」,这是最基本的要素;但是他跟上风口以后,还必须以迅速自然成长来证明商业模式的可行性。
  2. 够了解使用者,童士豪认为能掌握使用者的心理也是要素之一,像雷军优秀的社群敏感度,就是很好的範例之一。
  3. 有好奇心、决策力与企图心,好奇心会是创意最根本的来源,但没有相对应的决策力、企图力也无法发挥。童士豪认为 Airbnb 能带给使用者超乎预期的体验,为使用者创造惊喜,就是这三者能完美结合的案例。
  4. 强烈的号召力,像马云之所以能创业三次,成功说服团队跟他一起度过艰辛的初创期除了大方向正确以外,也是因为他具有一定的魅力使人信服。
在他眼中,台湾创业的问题到底出在哪?

虽然童士豪主力是投资中美双方,也没有直接投过「在台湾的台湾新创」,不过倒是以投资在中国的台商经验,对台湾的创业处境也有一番见解。例如他认为, 台湾创投在网路产业的的经历还是太少,没有深刻体验过那种公司短时间成长数十倍甚至到一百倍,其背后伴随的成长痛苦。有足够经验积累,创投才能成功为团队与自己判断正确的战略 。

而且 当创投只要方向对,团队对,其实就要大气一点,不要经经计较那几毛钱的估值 。他举例当初就有创投为了考虑要投 Airbnb 是 200 万还是 250 万,在那边讨价还价想了三礼拜;结果错失良机让 Y Combinator「整碗捧去」先投了。 比起一点小零头,有太多案例证明「时间」是更重要的机会成本 。

不只如此,他进一步认为台湾与中国其实已是海岛型跟大陆型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而且应是受到日本的一点影响,台湾无论成熟的科技业或新创业者,跟中国比起来会想得比较细緻,认为做到完美才会出手;但中国做到七十分,也不管获不获利就会先丢到市场,让市场自动给与回馈。 他建议台湾有心创业的人,可以先加入其他国家的新创公司,累积足够的社会资源与经验后,能把握市场节奏再创业也不迟 。

同时他也看在美国、中国、日本、东南亚这四个市场里面,台湾对东南亚的机会更大一点,但必须努力克服市场太破碎的问题;日本相对来说市场成熟,社会互信程度高,变现也容易,如果在地脉络够深不妨一试。而对台湾人来说,美国文化差异非常大,一定要有亲自生活或工作过的经验才有成功机会。

如果可以先暂时撇开政治因素的话,童士豪认为非常适合去中国体验低价、快速,量先于毛利率的大众化市场;这段经历会对开拓印度、东南亚或其他开发中国家的目标都会非常受用。

最后他还是强调:不管当创业者还是创投,最重要心态上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比别人强,而是时时抱着学习的心态累积经验与历练;也不用怕失败,世界每三年就会一波新产业浪潮出现,永远都会给準备好的人机会。

相关文章